Article / 文章中心

5G运营商还要为元宇宙“做嫁衣”?

发布时间:2022-03-08 点击数:103

本周举办的2022世界移动通信大会(MWC2022)已落下帷幕,作为ICT领域的顶级盛会,虽然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参会人数规模不及疫情前,但其引领行业方向的作用依然没有减弱。

作为2021年爆红的概念,元宇宙也成为本届MWC大会的一个重要主题。不过,本次大会并非展示元宇宙的成果,而是对ICT行业提出了支持元宇宙的要求,尤其是对当前最热门的5G连接提出满足元宇宙需求的挑战,其中主要的推手仍然来自于由Facebook改名而来的Meta。

Meta高管向通信业发出的挑战:建立元宇宙就绪网络

在MWC2022开幕前夕,Meta连接业务的负责人Dan Rabinovitsj发表了一篇名为《下一个巨大的连接挑战:建立元宇宙就绪网络》的文章,指出当前通信网络还不足以支撑元宇宙的大规模应用,需要从根本上改变网络的构建和部署方式。

同时,Meta也联合西班牙电信在MWC2022期间举办一场名为“使能元宇宙就绪网络(Enabling Metaverse-ready Networks)”的研讨会,并邀请了微软、沃达丰等主流厂商专家来讨论支持元宇宙网络技术的话题。

在5G已成为当前全球移动通信产业开始商用的主流网络制式情况下,Meta等元宇宙的推手对支持元宇宙的通信网络提出挑战,可见当前5G不仅远远不能支持元宇宙所构建的远景,而且很多可预期的场景还不能有效支持。

Rabinovitsj在其文章中提到,元宇宙对通信连接领域来说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机遇,但它必须建立在开放性和互操作性的基础上,要使元宇宙成为现实,需要在网络延迟、对称带宽和网络整体速度方面取得重大进展。同时,Meta还认为,没有一个公司或行业能够单独做到这一点,创建元宇宙通信能力需要全球的努力。

对于Meta来说,元宇宙需要什么样的通信技术?Rabinovitsj提出,元宇宙将允许处于不同地理位置参与者享受逼真的空间感知体验,这些体验将虚拟内容无缝融合到用户的物理世界中,并使用户能够感受到彼此之间更紧密的联系。要达到这样的体验,需要在本地和远程实时渲染、视频压缩、边缘计算、跨层级可见性以及无线电频谱等领域进行创新,对蜂窝网络提出致力于未来连接的标准、网络优化、设备之间以及无线接入网的时延改善等要求。从当前的一些产品来看,元宇宙对于网络的挑战主要包括:

(1)降低时延

为了获得真正“身临其境”的体验,沉浸式混合现实世界的图形元素快速更新,以响应人们与它们的交互方式非常重要,今天5G的低时延敏感型应用,如视频通话和云游戏,必须满足75-150毫秒的往返时间延迟,在多人复杂游戏的情况下,甚至需要降至30毫秒以下。但在头戴式混合现实显示器上,可能需要10毫秒以下的时延。

虽然本地实时渲染可以满足如此严格的时延限制,但本地渲染需要预先下载虚拟世界、角色和场景,对于有许多化身的复杂场景,通过当前网络下载可能需要几个小时。未来,通过在边缘云上的远程渲染,或者本地和远程渲染的混合将是主流的方式,这需要重新构建固定和移动网络,甚至网络的革命性改进。

(2)对称带宽

Meta呼吁通信业支持的元宇宙的另一个方向是对称带宽。如果用户不能快速上传他们自己的内容,同时下载其他人的内容,这就不是一种身临其境的体验。

众所周知,此前的移动通信网络技术更多是为提升下行速率而生。5G由于面向大量的行业应用,对上行提出明确要求。不过,当前商用的5G网络依然是下行速率远高于上行速率。在5G标准和技术演进过程中,上行增强是一个重点研究的课题,通过灵活的时隙配比、上行载波聚合、多频协同组网等方式,来提升上行速率。

(3)共同框架

Rabinovitsj还提出了元宇宙要求支持数据共享的“共同框架”。举例来说,他提出“在今天的网络中,在应用层运行的协议和算法(如流式视频的自适应比特率控制环路)无法从物理层获得链路质量和拥塞的指标。”类似地,优化流量拥堵的协议大多彼此独立运行,有些由内容提供商处理,有些由网络运营商处理。因此,Meta认为,通过超越这种孤立的优化,转向开放接口,在OSI层和网络域之间共享指标,有机会实现显著收益。

Rabinovitsj提出的这种“共同框架”,实际上含有移动网络运营商共享其核心网络接口的想法,虽然这一提议很具吸引力,但对运营商来说是非常大的挑战,比降低时延、对称带宽难度更大。移动通信行业对此已经研究了十多年,但实际上没有任何成果。

Rabinovitsj还提出,希望能够定义一个通用框架,来衡量和评估不同级别的元宇宙用例的准备情况。例如,为了统一高性能端到端网络的行业定义,需要制定通用的体验质量指标及其在评估网络功能中的作用,并将网络服务质量指标与用户体验质量指标之间的关系关联起来。

不同的态度:运营商会被元宇宙“反噬”吗?

无疑,为了实现元宇宙的远景,Meta在推动通信技术支持元宇宙方面是不遗余力。多年前,Meta就投资数十亿美元,在通信技术方面进行布局,例如免费上网计划Free Basics、Terragraph项目、Telecom Infra项目、高空连接(High-altitude Connectivity)项目等。

其中,Telecom Infra项目(TIP)对于通信行业来说非常熟悉,该项目是2016年Facebook联合多家运营商发起的,旨在通过开源白盒的方式,定义一整套开放的硬件平台和软件接口协议,打破通信行业专有的设备的垄断,基于标准的硬件、软件接口协议,为运营商提供网络基础设施服务。

本次MWC大会上关于元宇宙的研讨会,其背后也有TIP的推动。同时,Meta宣布与西班牙电信合作,在马德里建立一个元宇宙创新中心,通过试验、元宇宙式的使用案例和设备测试等,帮助加快元宇宙网络和设备的准备工作。通过这个元宇宙创新中心,西班牙电信和Meta计划为当地创业公司和开发人员提供5G实验室,他们将能够在实验室网络基础设施和设备上测试端到端测试元宇宙应用。

然而,主流的通信行业厂商怎么看待呢?海外媒体LightReading通过采访多家全球性的运营商,发布了一篇名为“电信公司下一个担心是要为元宇宙买单”,列出了运营商在这方面的无奈。

包括Verizon、AT&T、Orange、BT等全球知名的运营在内,都提出了5G的高额投资,但最终受益却是Meta这些公司,他们推动了元宇宙的大量场景的出现,从这些场景中获得巨额经济利益。但这些场景对通信网络提出挑战,运营商不得不花费巨资购买更多的无线电频谱、建设和升级网络基础设施,而从中获益微薄。

不可否认,Meta高管提出的元宇宙对通信网络的需求,会带来网络流量的剧增,也要求运营商投入巨资,运营商可能陷入“增量不增收”的困境,形成被元宇宙“反噬”的局面。

多年来,多家主流电信运营商一直在呼吁互联网公司承担部分网络建设的费用。

上月,欧洲四家运营商德国电信、Orange、西班牙电信和沃达丰的首席执行官发布了一份联合声明,称目前的形势是不可持续的,要求在欧盟层面进行立法,促使大型科技公司、OTT等企业支付他们理应承担的网络投资份额。

引用2022年1月发布的Sandvine《全球互联网现象报告》数据,少数数字内容平台产生的视频、游戏和社交媒体占网络上所有流量的70%以上,而且还有继续上升趋势。

目前,元宇宙的主要推手也是视频、游戏和社交媒体等大型科技企业,不难想象,若干年后在元宇宙的一些场景不断推出,网络流量同样会聚焦在元宇宙的应用中,而且要求网络的容量和质量不断改善,这对运营商的网络投资造成巨大压力。

当然,在互联网企业不会对网络建设付费的情况下,运营商也不会坐以待毙,也开展多方面的探索,力求摆脱纯管道的功能。例如,韩国运营商SKT此前就率先推出了元宇宙服务Ifland平台,在本次MWC大会期间,SKT宣布开放该平台允许客户生成内容,并将很快推出一个区块链支持的虚拟市场,其目标是今年在80个国家推出其Ifland元宇宙服务,以期成为下一代关键技术的全球领导者。中国移动提出全力构建基于5G+算力网络+智慧中台的“连接+算力+能力”新型信息服务体系,其中针对算力领域,2022年内要基本实现算力和网络的资源互通、系统贯通和一体化服务,近期中国移动结合算力网络,融合元宇宙概念,打造了体育明星数智人、XR演播室、AR冰雪小镇等多款应用。

不过,对于每年数千亿的网络投资,运营商依然面临着巨大压力。未来,若元宇宙沿着预期的路径发展,移动通信是否会成为其发展的最大瓶颈之一?

本周举办的2022世界移动通信大会(MWC2022)已落下帷幕,作为ICT领域的顶级盛会,虽然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参会人数规模不及疫情前,但其引领行业方向的作用依然没有减弱。

作为2021年爆红的概念,元宇宙也成为本届MWC大会的一个重要主题。不过,本次大会并非展示元宇宙的成果,而是对ICT行业提出了支持元宇宙的要求,尤其是对当前最热门的5G连接提出满足元宇宙需求的挑战,其中主要的推手仍然来自于由Facebook改名而来的Meta。

Meta高管向通信业发出的挑战:建立元宇宙就绪网络

在MWC2022开幕前夕,Meta连接业务的负责人Dan Rabinovitsj发表了一篇名为《下一个巨大的连接挑战:建立元宇宙就绪网络》的文章,指出当前通信网络还不足以支撑元宇宙的大规模应用,需要从根本上改变网络的构建和部署方式。

同时,Meta也联合西班牙电信在MWC2022期间举办一场名为“使能元宇宙就绪网络(Enabling Metaverse-ready Networks)”的研讨会,并邀请了微软、沃达丰等主流厂商专家来讨论支持元宇宙网络技术的话题。

在5G已成为当前全球移动通信产业开始商用的主流网络制式情况下,Meta等元宇宙的推手对支持元宇宙的通信网络提出挑战,可见当前5G不仅远远不能支持元宇宙所构建的远景,而且很多可预期的场景还不能有效支持。

Rabinovitsj在其文章中提到,元宇宙对通信连接领域来说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机遇,但它必须建立在开放性和互操作性的基础上,要使元宇宙成为现实,需要在网络延迟、对称带宽和网络整体速度方面取得重大进展。同时,Meta还认为,没有一个公司或行业能够单独做到这一点,创建元宇宙通信能力需要全球的努力。

对于Meta来说,元宇宙需要什么样的通信技术?Rabinovitsj提出,元宇宙将允许处于不同地理位置参与者享受逼真的空间感知体验,这些体验将虚拟内容无缝融合到用户的物理世界中,并使用户能够感受到彼此之间更紧密的联系。要达到这样的体验,需要在本地和远程实时渲染、视频压缩、边缘计算、跨层级可见性以及无线电频谱等领域进行创新,对蜂窝网络提出致力于未来连接的标准、网络优化、设备之间以及无线接入网的时延改善等要求。从当前的一些产品来看,元宇宙对于网络的挑战主要包括:

(1)降低时延

为了获得真正“身临其境”的体验,沉浸式混合现实世界的图形元素快速更新,以响应人们与它们的交互方式非常重要,今天5G的低时延敏感型应用,如视频通话和云游戏,必须满足75-150毫秒的往返时间延迟,在多人复杂游戏的情况下,甚至需要降至30毫秒以下。但在头戴式混合现实显示器上,可能需要10毫秒以下的时延。

虽然本地实时渲染可以满足如此严格的时延限制,但本地渲染需要预先下载虚拟世界、角色和场景,对于有许多化身的复杂场景,通过当前网络下载可能需要几个小时。未来,通过在边缘云上的远程渲染,或者本地和远程渲染的混合将是主流的方式,这需要重新构建固定和移动网络,甚至网络的革命性改进。

(2)对称带宽

Meta呼吁通信业支持的元宇宙的另一个方向是对称带宽。如果用户不能快速上传他们自己的内容,同时下载其他人的内容,这就不是一种身临其境的体验。

编辑搜图

众所周知,此前的移动通信网络技术更多是为提升下行速率而生。5G由于面向大量的行业应用,对上行提出明确要求。不过,当前商用的5G网络依然是下行速率远高于上行速率。在5G标准和技术演进过程中,上行增强是一个重点研究的课题,通过灵活的时隙配比、上行载波聚合、多频协同组网等方式,来提升上行速率。

(3)共同框架

Rabinovitsj还提出了元宇宙要求支持数据共享的“共同框架”。举例来说,他提出“在今天的网络中,在应用层运行的协议和算法(如流式视频的自适应比特率控制环路)无法从物理层获得链路质量和拥塞的指标。”类似地,优化流量拥堵的协议大多彼此独立运行,有些由内容提供商处理,有些由网络运营商处理。因此,Meta认为,通过超越这种孤立的优化,转向开放接口,在OSI层和网络域之间共享指标,有机会实现显著收益。

Rabinovitsj提出的这种“共同框架”,实际上含有移动网络运营商共享其核心网络接口的想法,虽然这一提议很具吸引力,但对运营商来说是非常大的挑战,比降低时延、对称带宽难度更大。移动通信行业对此已经研究了十多年,但实际上没有任何成果。

Rabinovitsj还提出,希望能够定义一个通用框架,来衡量和评估不同级别的元宇宙用例的准备情况。例如,为了统一高性能端到端网络的行业定义,需要制定通用的体验质量指标及其在评估网络功能中的作用,并将网络服务质量指标与用户体验质量指标之间的关系关联起来。

不同的态度:运营商会被元宇宙“反噬”吗?

无疑,为了实现元宇宙的远景,Meta在推动通信技术支持元宇宙方面是不遗余力。多年前,Meta就投资数十亿美元,在通信技术方面进行布局,例如免费上网计划Free Basics、Terragraph项目、Telecom Infra项目、高空连接(High-altitude Connectivity)项目等。

其中,Telecom Infra项目(TIP)对于通信行业来说非常熟悉,该项目是2016年Facebook联合多家运营商发起的,旨在通过开源白盒的方式,定义一整套开放的硬件平台和软件接口协议,打破通信行业专有的设备的垄断,基于标准的硬件、软件接口协议,为运营商提供网络基础设施服务。

本次MWC大会上关于元宇宙的研讨会,其背后也有TIP的推动。同时,Meta宣布与西班牙电信合作,在马德里建立一个元宇宙创新中心,通过试验、元宇宙式的使用案例和设备测试等,帮助加快元宇宙网络和设备的准备工作。通过这个元宇宙创新中心,西班牙电信和Meta计划为当地创业公司和开发人员提供5G实验室,他们将能够在实验室网络基础设施和设备上测试端到端测试元宇宙应用。

然而,主流的通信行业厂商怎么看待呢?海外媒体LightReading通过采访多家全球性的运营商,发布了一篇名为“电信公司下一个担心是要为元宇宙买单”,列出了运营商在这方面的无奈。

包括Verizon、AT&T、Orange、BT等全球知名的运营在内,都提出了5G的高额投资,但最终受益却是Meta这些公司,他们推动了元宇宙的大量场景的出现,从这些场景中获得巨额经济利益。但这些场景对通信网络提出挑战,运营商不得不花费巨资购买更多的无线电频谱、建设和升级网络基础设施,而从中获益微薄。

不可否认,Meta高管提出的元宇宙对通信网络的需求,会带来网络流量的剧增,也要求运营商投入巨资,运营商可能陷入“增量不增收”的困境,形成被元宇宙“反噬”的局面。

多年来,多家主流电信运营商一直在呼吁互联网公司承担部分网络建设的费用。

上月,欧洲四家运营商德国电信、Orange、西班牙电信和沃达丰的首席执行官发布了一份联合声明,称目前的形势是不可持续的,要求在欧盟层面进行立法,促使大型科技公司、OTT等企业支付他们理应承担的网络投资份额。

引用2022年1月发布的Sandvine《全球互联网现象报告》数据,少数数字内容平台产生的视频、游戏和社交媒体占网络上所有流量的70%以上,而且还有继续上升趋势。

编辑搜图

目前,元宇宙的主要推手也是视频、游戏和社交媒体等大型科技企业,不难想象,若干年后在元宇宙的一些场景不断推出,网络流量同样会聚焦在元宇宙的应用中,而且要求网络的容量和质量不断改善,这对运营商的网络投资造成巨大压力。

当然,在互联网企业不会对网络建设付费的情况下,运营商也不会坐以待毙,也开展多方面的探索,力求摆脱纯管道的功能。例如,韩国运营商SKT此前就率先推出了元宇宙服务Ifland平台,在本次MWC大会期间,SKT宣布开放该平台允许客户生成内容,并将很快推出一个区块链支持的虚拟市场,其目标是今年在80个国家推出其Ifland元宇宙服务,以期成为下一代关键技术的全球领导者。中国移动提出全力构建基于5G+算力网络+智慧中台的“连接+算力+能力”新型信息服务体系,其中针对算力领域,2022年内要基本实现算力和网络的资源互通、系统贯通和一体化服务,近期中国移动结合算力网络,融合元宇宙概念,打造了体育明星数智人、XR演播室、AR冰雪小镇等多款应用。

不过,对于每年数千亿的网络投资,运营商依然面临着巨大压力。未来,若元宇宙沿着预期的路径发展,移动通信是否会成为其发展的最大瓶颈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