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 文章中心

云原生趋势下的迁移与灾备思考

发布时间:2022-05-09 点击数:37

由于成本的降低和业务的便捷性,越来越多的企业将自己的IT系统迁移到云端,但在迁移的过程中,面对一个新的环境,从基础设施的部署到云平台的挑战都十分的具有挑战性,如何保证云迁移的安全?如何减少迁移风险?如何权衡线上稳定性和敏态交付?成为了企业IT管理者十分关注的问题。

编辑搜图


今天为我们解答以上问题的嘉宾,是来自浙江移动的云智能平台运维架构师史军艇老师。希望通过汇集史军艇老师的研究成果和实践经验,带大家了解云原生环境下存在的安全问题,规避云上可能会遇到的问题,保障云原生应用的运行稳定性。



史军艇

浙江移动 云智能中心运维架构师 


  • 8年应用优化及SRE经验,2013年起从事应用运维、稳定性提升、架构优化等工作;专注于稳定性体系建设及分布式系统架构治理。乐于研究新解决方案及新技术。目前负责浙江移动线上系统应用架构治理和稳定性体系建设工作,并作为浙江移动混沌工程负责人,推动中国移动集团内演练方案实施。 



主要观点

个人认为,要解决这些问题,需要从企业层面建设一套的稳定性体系,包括架构设计、上线变更、故障抵御、线上治理,贯穿整个过程。而这其中表达的意思,稳定性不至于故障抵御,更要往前看,从架构设计开端,去做高价值交付。实践过程中,我们衍化出一些有效的工程,比如流量回放、灰度发布、混沌工程、平面逃生等,保障了每一个过程的平稳链接,确保上云风险降到最低。 


Q1云原生下,如何权衡线上稳定性和敏态交付?

稳态(稳定性)和敏态,就是我们说的双态模式。我理解应该是敏态催生了云原生,而后云原生又推动了稳定性。正如我们所说,云原生是从传统“原子时代”跨越到“比特时代”的,它的具体表现形式是容器化支撑+微服务体系,配套而生的就是DevOps和持续交付,而这一切确实都是为了核心业务的快速迭代为出发点的。


因此,我们需要稳定性体系/SRE体系来给予运营端足够的信心,浙江移动在稳定性方面确实也摸索了很多年,我们算是传统行业中运维转型走得比较早的。研发眼中是DevOps,我们眼中就是OpsDev,这两者并不冲突。在整个稳定性体系中,除了基本的故障抵御体系外,Ops必须要把步子往前迈,迈过上线发布,迈到架构管控及设计,这样和线上治理组合起来才是一整套交付护航体系。其中涉及到的工程实践,就会用到灰度发布、混沌工程、多可用区之上的自智网络能力等,用此去保证交付质量、上线质量和运行质量。


Q2云环境下的灾备如何进行设计?

我这里主要聊一下应用服务的灾备设计,相信数据库的变化会相对小一点。对于应用架构,云环境下会涉及到复杂的微服务调用,以及容器云平台的计算资源控制管控,另外还有公用依赖的一些公共组件。我们会建议企业做双平面/双可用区设计,这里的平面纵深会比较深,从容器云的管理(mesos、marathon、k8s),还是公共组件、配置中心、注册中心、缓存平台等,当然还包括上层应用,都需要进行双活双平面改造。这样才能在保证流量的前提下,可以在两套不同的环境下精确倒换、逃生。


像资源相对富足的公司,或者说针对核心业务,愿意再多投入一点点资源的,可以再适配一个10%-20%的小平面,用于形成更为完善的逃生能力、发布能力、演练能力。


Q3相比于传统灾备架构,云环境的灾备架构规划会有哪些异同点?

个人觉得传统的灾备主要考虑的是高可用,我们只要关注双机房、实例冗余负载等,相对简单清晰。而如上个问题提到的,云环境下的灾备架构考虑的层次会更深,在传统架构灾备要求的前提下,需要贯通每一层的平面级拆分。另外,因为云环境从实例调用层面的可阅读性会大大降低,所以导致普通的高可用,可能在故障处置上会有一定劣势。建议采用单元化的设计,从流量入口就具备调度能力,做好准确自动的平面逃生,当然该有的观测性等配套要求也会更高。


Q4企业原先生产环境复杂,导致上云迁移和业务重构难度大。对此,有什么可参考的落地步骤和技术路线吗?

研发和SRE两条腿走路,并且要步调一致,一起走。因为大型系统的上云其实是一个非常大的工程,或者是有较大风险的工程。从研发层面,原有的复杂调用,该拆就拆,从设计方案中,去考虑拆分的可行性,而这个时候,SRE就需要一起参与,通过非功能的视角,去进行纸牌推演、沙盘推演,可以和研发互相pk。从工程保障角度,我们要确保割接方案的快速回退,老的环境并行保存等注意事项。新环境在通过纸牌推演后,进入到上线前的实战演练验收,这个时候可以通过回放的流量去模拟验证。在发布工程中,用灰度的滚动发布模式,确保平滑割接过渡。